万博manbetx网页版

湖南南县腾退办公房给学校医院 搬家没成问候语


2019-06-24 09:02:11

湖南南县腾退办公房给学校医院 搬家没成问候语

南县文广旅游局之前使用的办公楼贴上了“南县第三人民医院”的大字。

  李劲宏 胡建根 摄影报道

  核心阅读

  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开展以来,各地党政机关清理超标办公用房,腾退出的房屋去向,受到社会关注。怎样防止流于形式,成为“半拉子工程”?在湖南省益阳市南县,通过归并重组、化零为整、统一调配,腾退办公用房尽可能地用于学校、医院等民生项目,受到群众好评。

  主要领导带头腾退,常务副县长与他人共用一间办公室

  “启动之初,大多数干部认为清理腾退工作,仅仅是应付上面检查,风头过后,又会恢复原状。有的部门甚至认为,拖一拖、挺一挺就会过去。”湖南省益阳市南县县委副书记宁勇华向记者坦言。

  现实却令很多干部感到意外。第一次清理办公用房专项会议之后,县“四大家”主要领导率先腾退,从原来的套间搬到了符合规定的小房间,原有的会客室全部清理腾退。因为房间设计问题不能腾退的,以调入其他干部合用办公室的形式,实现达标。

  没打招呼,记者径直去了县委大楼625房间,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童琼英的办公室。进屋时,童琼英正在同客人谈事情。

  没有会客室,没有休息间,大约21平方米的办公室内,摆放着两张办公桌,一张沙发。童琼英对面办公桌上摆放着茶杯,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田抒垠开会去了。

  童琼英告诉记者,自己原来在628房间办公,其中有一间专门的会客室,面积达40平方米以上,如今有4位同志在里面办公。

  办公用房变小了,会不会觉得不适应?童琼英笑答:一点都没有,同对面同事沟通联系工作反而更方便了。更重要的一点是,原来找自己的人多,现在随着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深入开展,来的人越来越少,问题大都在该解决的环节解决了。

  截至目前,益阳市直部门整改后,办公用房使用面积削减至36985.8平方米,人均7.5平方米,共清出办公室使用面积26270平方米。全市大部分处级干部办公室由一人一室或多室调整为一人一室或两人一室,科级及以下干部的办公室普遍调整为两人或三人一室,少数调整为四人或五人一室。

  超标面积化零为整、归并使用,“搬家了没”成干部问候语

  清理腾退只是第一步。一方面大量办公用房被清理腾退出来,但处于闲置状态;另一方面许多部门和单位或谋划新建办公用房,或租用着社会场所办公。宁勇华说,县委县政府立足全县一盘棋,采取调剂、归并、整合的办法,将清退的零散办公用房整幢或整层置换出来,“这样提高了全县办公用房资源利用率,避免产生新的浪费。”

  例如,调整政府大院各单位的用房,将县政府机关办公大楼腾退出的42间办公用房集中到四层、五层和八层,形成可调剂利用的办公用房面积达6000多平方米。这样县文广旅游局、粮食局、药监局等3家单位,就可以搬入这三层楼办公。

  南县县委督查室主任陈敏说,调整过程中,把分散使用办公室的单位集中归并,把办公用房条件不好的部门调剂整合到优质办公楼,大大提升了办公用房使用效率,最大化地节约了资源。

  规划和住建两个部门业务联系非常紧密,此前各据场所办公。办事的群众反映,两边跑,既费时又费力。陈敏说,这次就将县住建局腾退的办公用房面积集中到一栋楼里,同时将县规划局迁入办公,“两个部门都在一个院子里办公,群众办事更方便了”。

  拿着县直有关单位办公用房调整方案,南县机关事务管理局的刘洋说,换出了空间,挪出了效率,“就在此前,‘搬家了没’成了南县干部之间的相互问候语”。

  “搬家”之后,一批因业务发展需要的已批待建项目,按规定叫停后,也解决了现实需求。例如司法业务用房建设项目、卫生监督所和急救中心业务用房建设项目等,都已按规定停建。“搬到县农业局的一栋楼办公之后,条件都挺好,不影响工作,也不用再发愁原来项目建设的资金缺口了。”县卫生监督所所长周志明表示。

  算好民生账,科局搬出“独门独院”,移交给学校医院

  站在南县文广旅游局原来的院子门前,看到办公大楼已经贴上了“南县第三人民医院”几个大字。局长龚克打趣地说:“我调任局里不到一年,就把院子给弄丢了。”原来,县文广旅游局搬到县政府办公大楼之后,腾出的483.6平方米办公用房,整体移交给了南县第三人民医院,用于门诊和行政办公。

  南县第三人民医院作为该县唯一一所精神疾病专科医院,与南县文广旅游局原办公楼,仅有一条道路相隔。近年来由于收治患者较多,常年存在床位紧张的问题,曾经多次要求政府批地扩建。

  “原来120多张床位,有170多个病人,经常有些急需治疗的病人住不进来。腾挪之后,现在接电话不发怵了!”院长黄建明高兴地说。

  龚克坦言,县委县政府决定要求文广旅游局搬离,一些老干部意见非常大,舍不得“独门独院”,连续开了几次动员大会,才做通了他们的思想工作。“现在不用老想着院子每年一大笔的维护和物业管理费用,担子轻多了,搬到县政府大楼办公,也方便多了!”龚克说。

  和黄建明一样高兴的还有南县德昌小学校长张兰清。站在小学操场上,张兰清告诉记者,操场面积不到3000平方米,做课间操时1000多名学生站都站不下,还得轮着来。整个操场,连个50米的跑道都没有,学生课外活动空间非常逼仄。

  德昌小学作为全县唯一一所百年老校,由于地处县城中心,周边无地可征,学校的扩建计划迟迟得不到落实。如今,一墙之隔的县林业局搬进县司法局办公楼之后,2582平方米的院子即将成为学校的另一半。张兰清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县里有安排,今年暑假就动工,打掉围墙,建设运动场和跑道,扩充6个班级,化解原来多达70人的大班额。”

  “在办公用房上做减法的目的,就是一定要在民生账上做加法。”益阳市委书记魏旋君如是说。

  本报记者 吕明军 侯琳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