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博manbetx网页版

政协委员:我第一次买房37岁 年轻人可以“慢慢来”


2019-07-05 03:01:07

政协委员:我第一次买房37岁 年轻人可以“慢慢来”

小方是个摄影记者,这是他工作两年来第一次上两会。

  这次两会,小方特别关注关于住房的政策。“李克强总理作政府工作报告的时候,我听得特别认真,他提到跟房价相关的内容,我就咔嚓一张,也是我注意力最集中的时候”。

  数了数,这样的时候在小方的相机里一共有6次。

  第一次是在李克强总理回顾2014年的工作时,他提出“群众对医疗、养老、住房、交通、教育、收入分配、食品安全、社会治安等还有不少不满意的地方。”“这是句大实话。”小方说。

  “总理说继续推进住房公积金等领域改革、稳定住房消费,在他提到要支持居民自住和改善性住房需求的时候,我连拍了N张。”小方说。

  “‘自住和改善性住房需求’不就是说我们青年人嘛”,小方回忆着他听到总理说这句话时的兴奋劲儿。“对于我们这些有住房‘刚需’的人来说,太重要啦”。

  买房子是工薪族最大的压力

  提到房子问题,小方特别焦虑。

  “月收入1万2,一年差不多15万元。买套70平方米的房,首付最少100万元。”小方算了这样一笔账。“如果不靠父母,我要不吃不喝6年才能攒够房子的首付。但是加上房租这些生活开销,一个月攒6000元,我得攒14年。虽然工资会涨,但肯定没房价涨得快啊。”在广东代表团驻地等候时,小方和同事闲聊。

  小方的焦虑,广东团的全国人大代表易凤娇特别能理解,她也是个80后,不久前也有过一样的焦虑。

  80后人大代表易凤娇从湖北老家来到深圳打拼,从一线工人成长为企业中层,是很多人眼里的“励志姐”。

  “在深圳,买房子肯定是工薪一族最大的压力了,房价最少都是月收入的3倍以上。”易凤娇告诉记者,自己和老公结婚买房时,也是“倾亲戚朋友所有凑起来付了首付”,“还贷压力很大”。2005年年初到深圳,收入很低,压根儿没有想过要买房,一直住在工厂宿舍。

  “月供差不多是收入的三分之二。”易凤娇现身说法。“希望未来可以根据工作年限、社保缴纳等一系列衡量因素,给第一次买房的年轻人一些实实在在的优惠,比如有代表建议青年人的首套房贷款利率应该低一些”。

  降利率发补贴让青年人买得起房

  大概是自己正在为住房焦虑,两会上,小方和易凤娇一样,十分留意代表、委员提出的与住房有关的建议。听易凤娇说有代表建议降利率发补贴让青年人买得起房,小方端着相机就上路了。

  提出这个建议的是全国政协委员、锡华实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杰庭。一方面,北漂毕业生无法承担北京的高房价;另一方面,没有北京户口使得他们无法享受到保障房福利。但依然要缴纳住房公积金,且不买房子的情况下这笔钱无法提取。张杰庭表示,政府住房公积金管理部门应交由国有银行统一管理,用住房公积金所产生的收益,补贴首次买房的青年人。此外,降低首套房的付款比例,让年轻人有能力交得起首付。

  “如果真能这样那就太好了,意味着不仅购房有补贴,而且首付凭自己的能力就可以实现。”当然,小方非常清楚“建议”到“政策”之间的距离。

  在广东团,小方还采访了全国人大代表朱列玉。“中央的政策会越来越好,目前,高房价已经得到了很好的抑制。”朱律师打了个比方。“如果房价很多年保持不动,但我们的经济总量在动,青年人的收入在提升,等你的积蓄上来了,也可以有买房的机会。”朱律师这样安慰小方。

  内地青年买房可“慢慢来”

  当然,小方也听到了一些不同的声音。“为什么刚工作就要买房呢?”全国政协委员、来自香港的李文俊委员在听到内地青年人关于买房子的焦虑时,有些疑惑。

  李文俊告诉小方,在香港,很多青年人也都面对买房的巨大压力。“这和中国人的传统观念有关,先买了房子,然后结婚。但我建议青年人先专注于自己的事业。”李文俊说,虽然很多香港青年也渴望有自己的房子,但大多都会选择先租房子住,包括结婚也不例外。“我自己第一次买房是在37岁。很多人都买过莎莎的化妆品,莎莎的老板告诉我,他第一次买房是在40岁。”李文俊建议内地的青年人在买房子的问题上可以“慢慢来”,“不用什么东西都来得那么快”。

  但小方还是期待能早日买到房,和女朋友结婚。关于房子的事,女友没有要求,准岳母也没有明说只是让女儿委婉地转达了“还是希望能有个落脚的地方”,小方就懂了。“谁都不想让自己的闺女受苦啊,我明白。”

  “抓紧实施户籍制度改革,落实放宽户口迁移政策。对已在城镇就业和居住但尚未落户的外来人口,以居住证为载体提供相应基本公共服务,取消居住证收费。”小方反复揣摩总理这句话里的“青年福利”。(李�h)